当前位置:首页 > 中天彩票
问题标题

以“手”为话题的作文根据下面提示,按要求写作文.手,或完美,或残缺,或纤细灵巧,或粗壮有力···手能传递真情,为你撑起一

2018-9-14来自ip:12.169.147.117的网友咨询 浏览量:102 

问题补充:

以“手”为话题的作文
根据下面提示,按要求写作文.
手,或完美,或残缺,或纤细灵巧,或粗壮有力···手能传递真情,为你撑起一片天空;手能托举生命,给你生活的勇气和重生的力量···有人凭这双手改变着家乡的面貌,有人用这双手慰藉了痛苦的心灵,有人靠着双手创造着美好的未来,有人借这双手营造出幸福的生活···
请以“手”为话题写一篇作文.
要求:
(1)自拟题目,除诗歌外,文体不限.
(2)不少于600字.
(3)文中不得出现真实的人名、地名和校名.

相关问题:
网友答案
伸出手,便可以触摸爱的天堂
2005年春节联欢晚会上,《千手观音》从众多好戏中脱颖而出,成为倍受观众瞩目的亮点.在音乐中和灯光的映衬下,一排身着金色服装的女子,宛如一只含苞待放的水仙花.那灵动的手势,时而如一只开屏的孔雀,时而如那“瓣瓣折开蝴蝶翅,团团围就水晶球的芍药花,让人大饱眼福之后,还感到:“此中有真意,欲辨已忘言”
《千手观音》带给观众不仅是视听圣宴,它所反映的“当别人有难时,伸出一千只手帮助别 ,在你有难时,别人也会伸出一千只手帮助你的”,主旨更是令人震憾.2007年冬天,一场大雪不期而至,沉浸在“瑞雪兆丰年”“今上麦盖三层被,来年枕着馒头睡”的美梦中的人们在一片泪水、尖叫和恐惧中苏醒了,人们迎来了不是丰年,而是死年.然而在所有人万众一心,众志成城的努力下,又迎来了一个黎明,因此,2008的圣火燃得更亮了.在此期间,有一个渺小而卑微的农民,在听说一辆巴士被因途中,前不着村后不着店之既,他毅然带着乡亲们,让那些乘客在自己家里住了三天.他用自己的双手为大家撑起一片爱的天堂,我想在那一刻,东方的佛一定在他的心灵里插上一朵荷花,西方的上帝一定曾用圣手抚摸过他的头发.
我们每个人都渴望成功,而成功的法则在万变中任有一处永远不变,那便是:在成功的大门前,有一个钥匙永远留给爱.或许在这个世界上,有小草、鲜花和大树,每个人都有不同的力量.我是小草,我要为大地献出一份绿色;我是鲜花,我要让世界充满我的芳香;我是大树,我要为人类留下一片绿阴.总之,在爱的公汽里,每个人都可以找到自己的位置.
别人摔倒时,伸出一只手,收获得是一份友情和信任;别人流泪时,伸出一只手,收获得便是一份快乐和感动;别人有难时,伸出一只手,收获便一片如海潮般的掌声.
伸出一只手,就意味着选择了体谅.
伸出一只手,就意味着选择了博大.
伸出一只手,就成就一份浓浓的爱意.
伸出一只手,你会发现,原本山重水复疑无路的你,此时已是柳暗花明又一村了.
伸出一只手,你会发现,你会发现,原来梦里寻它千百度,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伸出一只手,你会发现,你便拥有一份“长恨春归无觅处,不知转入此中来”的惊喜.
伸出一只手,便可以撑起一片爱的天堂.
举手之劳,何必吝惜

我观察妈妈的手,不是一天两天了,那双手是我最不能忘记的.
那年秋天,我让母亲给我挠痒痒.她的双手布满裂纹,很粗糙;用手轻轻的抚摸我的背就相当于我用手指甲挠.那感觉真舒服,真让人印象深刻.现在想来,那手上其实都是生活的痕迹啊!
冬天的时候,妈妈的手更厉害.我们家不算富裕,妈河爸都买菜,只有姐姐上班,而我还要上学,妈妈要道地里去采菜,挖菜,那双粗糙糙的手饱经风霜,一根手指上就有五六个口子.让人看着心疼.她每天晚上都烫手,一不烫手,口子裂的更厉害,就没法干活了.热气呼呼的冒,我都不敢在往下想了,而她却好象把热水当成了凉水,似乎感觉不到疼痛.姐姐工作忙,一两个月才回家一次,家务再忙也别指望她干,这些活自然又回到妈妈的手上.妈妈的手真能干.
记得那天的作业多,我骑着自行车匆匆回家,书包带子一下断了.我一边往写字台跑一边吆喝道:妈,书包带子断了,给我缝一缝!接着我开始写作业,写了一会儿,心想:怎麽那麽久都没过来,我走到房屋一看,妈妈在专心致志的干这什麽 我躲在门边,透过门缝,看到戴着一副老花镜的妈妈,妈妈的眼是老花眼,为了不影响我的学习,她自己在灯光下纫针.一不小心扎到自己的手了,似乎扎的并不疼,她只是皱了皱眉头,又继续纫针.这时,我看见她的手上渗出的小血珠.我的眼泪很快流了下来.我赶紧擦干了眼泪.情不自禁的,我轻轻推开门:妈,我来吧!她看看我,没说什麽,把阵线递给我.我低头只顾纫针,却不敢看她的手,否则,我的眼泪又会回来.记得有一次是星期天,星期一要穿校服,校服还没洗,我没说让妈妈给我洗,我抓仅时间做作业,打算做完之后自己洗.而我做完之后,却发现妈妈已经洗了一半.我有注意到她的那双粗糙的手,泪刚要回来,又被我克制住了.我情欲于中,不敢说话,怕一说话又会流泪.我赶紧拿了一本书来看,看了半天才发现什麽都没看见.
夜深了,我躺在床上久久不能入睡,静静地,我又想起了妈妈那双粗糙的手.
老爸的手
不锈钢叉子从老爸手里掉出,撞上瓷盘,冷酷的声响,把我嘴里烩饭的美味吓走一半.老爸似乎忍无可忍了,把手套缓缓脱下.黑色手套底下,黄茧,紫肉,棕死肉,是一双好多颜色的手.有铜臭味在腐蚀,嚣张地撕裂手指关节,像炖肉一般,把丝丝疼痛煮进老爸的手里,莫怪叉子一失足,踩上了关节上的伤痕,被老爸抛了出去.
听说是富贵手,严重的那一种.
也许是扫了太久的厕所,洗了太多天的碗,磨了太多副的镜片,工作,赚钱,工作.太多的化学清洁剂,混合著铜臭味,致使病源像蚂蚁挖洞穴般,嚣张地在老爸手上据地为王.
每次洗完澡后,老爸都要坐在客厅上药,戴手套.黏而滑腻的药爬满全手,拿个手套都不容易,更何况要戴上它 每天帮老爸戴手套,是我寒假的例行,他总是说,我戴手套的技术真是太好了.在学校宿舍的日子,没能帮老爸戴手套,总有些牵挂.
因为老爸的手,我第一次看到祖母掉眼泪.这时候我才知道,原来流眼泪跟掉眼泪是不同的.
载我回高雄那傍晚,老爸把手套脱下擦药,祖母站在一旁,面无表情,直直地盯著老爸的手,当时我真以为她是「冷眼旁观」.爸妈准备回台东时,我心头尚嘀咕:「阿嬷都不疼爸爸!」只见她左右手一把抓,拉著爸妈直直走,叫我也跟上,尚在一头雾水之际,祖母把鞋脱了,跪坐在地板上,笑了笑,要我们一起低头祷告.「天顶的阿爸……」一语未毕,泣不成声.
那个要我们凡事信主的祖母,那个坚强的台湾女工,那个委屈腹里吞的长辈,在我们面前掉眼泪了.毫无预警地掉出来.她不是无情,也没有旁观,面对儿子的手,她在压抑自己心疼的无助,满溢的痛楚却让她在开口祷告的一刹那显露出软弱的一面.与祖母不同的,我和妈妈只是静静地流泪.听著祖母的祷告,想著老爸的手,我的天,高雄跟台东什麼时候变这麼远了
我来回答
  • 验证码:    点击更换验证码    
大家还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