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心情随笔

与厨房有关的日子

2018-8-4 10:47:00
  未嫁时,我一向对厨房敬而远之。读初中,寄宿在姑妈家。一个偶然的机会,看到姑妈在厨房里烙饼。当时心里触动很大。因为我一直都认为“千层饼”的做法是用擀面杖把面团一张薄层一张薄层地擀好,然后摞在一起的。由此可见,我对厨房的绝缘程度。
  婚后,开始为一日三餐绞尽脑汁。就拿备料来说吧,去超市买菜,最尴尬地就是站在那里不知道到底买什么。看到身边的主妇们捡好各种菜放入购物车,我惊异于她们的无比从容和智慧的决断力。
  偶尔怯怯地找个大妈问问,您选这些备料打算怎么吃啊?大妈津津有味地告知,卤着吃,连怎么个卤法都娓娓道来。于我,仿佛在听天书,因为我压根不知道“卤”是什么概念。听完大妈耐心细致又毫无保留的传经般讲解,尽管听得云里雾里、一塌糊涂,还要非常谦恭地、并且佯装自己已经领悟的样子连声道谢。
  超市里亦步亦趋的备料进了厨房,清洗都成了问题。比如大头油菜,看到饭店里都是整棵整棵的上盘。但整棵地清洗,着实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切菜也是一个费思量的活计,比如土豆要炖着吃,究竟切多大块头才好呢。比如芹菜,要切到多长才是恰如其分呢。炒菜的时候,油盐酱醋到底放多少才是正当其需呢。菜要在炒锅里多久呢,哪个时点起锅才恰到好处呢。
  这一顿饭下来,得要浪费多少脑细胞啊。合计合计,远不如去小区附近的快餐店来得痛快。就这样,婚后的我,成了快餐店的常客,冷落了厨房。
  时间一晃,孩子都要读小学了。一天,小儿饿得直叫。身为人母的我,来不及为做饭的问题一展愁眉。看到冰箱里有鸡蛋和西红柿,就随随便便、稀里糊涂地来了个西红柿炒蛋,三下五除二地将这道菜端到了餐桌上。熟料,儿子美美地吃了几口后,一脸幸福地要求亲亲我。就在我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之际,儿子竟说出“妈妈你对我最好了,你做的菜真好吃,谢谢妈妈”这样的话。当时的我,羞愧地只想钻地缝。
  儿子的身材偏瘦,私底下我俩经常以此为荣,直呼不用减肥了。但这次,儿子的话,深深地刺痛了我。我感觉自己就如同一个大骗子,因为一直骗一直骗,于是大家已经习以为常了。忽然有一天大骗子稍稍收敛了一下,大家就开始捧为至宝。
  痛定思痛的我,有一种异常强烈地走进厨房的冲动。俗话说,只要是向上的路,就不怕起点太低。小区里闲聊的话题,我会时不时就缀入锅碗瓢盆变奏曲;给父母打电话的内容,也多了一些饭菜做法的问询;也会打开电脑搜索,并进而爱上了美食博客。以前看到博主将一道道美食工序文字加配图地一一陈述,总觉得无比唠叨,无比琐碎繁杂,现如今却从中读到了对生活的热爱,对日子的品读,对家庭的浓浓亲情,更有对博主自己的一份沉甸甸的爱。
  厨房里的我,经历了一番摸爬滚打,尽管也遭遇過一次又一次的失败,但总算迎来了量变到质变的飞跃,儿子的身体也比以前结实了许多。
  如今,身处厨房,轻松了许多,也自如了许多。我还别出心裁地在厨房一角放了收音机,边听着国内外新闻资讯边乐此不疲地忙活。周末的时候,也会跟儿子一起烘焙、烹调,儿子将面团子当橡皮泥玩,把胡萝卜切成他喜欢的形状,就这样,我们在厨房里玩着、乐着并享受地劳作着。这时光,也没有打扰地一天一天从厨房里溜走着。但这日子的滋味,如水般柔软地储存在了母子彼此的心里。
  回头想想,是儿子的话刺激了我,让我有了进厨房的冲动。是的,最终促使我与厨房结缘的,是冲动,是强烈的冲动。但如今,下厨房已然成了一个习惯,一种必然,一份爱好。
  与厨房有关的日子,就是与温馨、美好、快乐、幸福相伴的光阴。

 

CopyRight @2018 www.ricebob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