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心情随笔

那个为我照料花草的人

2018-7-26 10:42:00
  打小,我就喜欢花花草草,看着它们就会十分开心。
  乡下里,野花野草很多,开着蓝色小花的婆婆纳、百花三叶草、结球的苍耳、紫花的刺儿草……我识得很多,也喜爱它们的模样。母亲种庄稼,田里的杂草肯定是要除去的,隔三岔五就除,在不懂事的年纪里,我会吵闹着不让她除去这些杂草。母亲并不理解那些杂草有什么值得我哭闹的,但是田坝上、小路边、河岸旁的野草还是会留着,可以让我蹲着消遣半天的时光。
  我也喜欢月季、虞美人、杜鹃花、摇钱树、宝石花……村子里谁家长了这些,我总是要想办法将其移植到自家来。犹记得墙角的那株月季,便是我红着脸问村子最西边的老爷爷要来的,爷爷笑着替我选了一根枝丫压进泥土里,告诉我,让我过些日子再来取走。回家后,我盼着、等着,时不时害羞地去问爷爷情况,最后拉着我母亲一同过去。母亲带着菜苗,一个劲儿地谢谢爷爷应了我这个小丫头的请求。
  如今,墙角的那株月季花还好好地开着花,十多年了,依旧芬芳。我在家的日子越来越少,春天里,母亲会给它施肥,暮秋时节,母亲会给它修剪枝丫。月季开花最旺的夏季,母亲会在电话里为我描述它盛开的样子。母亲从不会说想念我,只会问我有多久没有回来看看我的花了。花还是我的吗?是的吧,只不过由母亲替我养着,一养就是十来年。
  2018年4月,我在家待了一段时间,去了一趟附近的花卉市场,欣喜地买了许多盆多肉植物。我将最喜爱的几盆多肉植物摆在自己房间的窗台上,其余的都摆放在阳台。母亲最初看到这些多肉植物,并不太喜爱,觉得它们太小了,又不开花又不结果的,没有一点儿看头。但我高兴,她也就乐意帮我搬来搬去。
  后来放假回家时,我打开房间,发现窗台上的多肉植物全部死去了,一下子觉得黯淡、落寞。母亲多久没有去我的房间了,多久没有照看它们了,以至于它们等不到我回来就死了。原来,我已经习惯了母亲会在我不在家的日子帮我打理花草,只要我回来,便能看到心爱的花草生机满满的模样。我跑过去看阳台上的多肉植物,大多数都长得好好的,这让我失望的心情稍有好转。
  今日在电话里,我跟母亲聊到了阳台上的多肉植物,她说有几盆长得太好都要扑出来了。我打趣地问她:“为何我房间里的都死去了,你是不是偏心没有照料它们啊?”母亲叹了口气说:“就知道它们死了你会不高兴,我一直很用心照顾呢,时常给它们浇水,但估计太频繁了,它们反而死了。”母亲告诉我,年前来上海做手術前,她特意将阳台上的多肉植物搬回了家,怕冬天冻死了,我回来又会失望。
  我听后,觉得自己特别不懂事,怎么能怪母亲没有照料我的花草呢?花草长得好,我应该感谢母亲,花草死去了,也是因为我没有对它们负责。即便是自己要做手术,母亲都记得我的花草们,这份心意母亲给我了,可我理解和感恩的心却没有给母亲。
  父母对孩子的爱,从来都不应该是天经地义的,但我将其视为理所当然了多年。这些年来,母亲因为我对花草的喜爱,学会了很多关于花草的知识,也会添置几盆新花,给回家的我以惊喜。而我又为她做了些什么呢?什么都没有做……
  那个默默为我照料花草的人啊,我不在家的日子,就让花儿陪伴着你,给你芳香,给你鲜艳吧。谢谢你,一直以来对它们的爱,对我的等候,我想回去看花,回去看你了……

 

CopyRight @2018 www.ricebob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