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心情随笔

我想归居田园

2018-6-13 20:36:00
  我想,在尝过世情百味、走过红尘迷雾之后,归居田园,与乡村为伴,与清风相随,闲对春花秋月,一壶浊酒度尽人生。
  我想,拥有一方池塘、一幢木屋。池塘不用很大,能够种上一池荷花就好;房子也不用很大,有着木质的家具和米白色的窗帘,足够温馨就好。
  早春三月,农耕时节,我亲自挽起衣袖上阵。在满池的清波里种上莲藕,潋滟的水色映出我笑脸的模样。
  挎着竹篮,我去春天的河边采藜蒿,偶然发现河边长着一株野桃,树枝上的桃花在阳光里兀自粉红灿烂,仿佛在和小河里“嘎嘎”叫着的鸭子叫板——是你还是我,最先读懂了春天?
  夏日慵懒的时光里,阳光穿过屋旁的洋槐树,金灿灿地碎了一地的流年。
  盛夏的夜晚,搬出老式的旧竹床,躺在院子里,摇蒲扇,听风声。满池的莲花已经开了,片片荷叶溢满了花的幽香。荷塘月色,月光倾城,兴起时,信手扯一尺月华,就着花香下酒,乃是“酒仙”的境界。
  不远处一只小狗追着飞蛾撒欢,追着追着,忽地跑进了门前大片的芒花丛里,栖在芒花中的萤火虫哗然飞起,顷刻间便满天“星点”。这景象真是美极了。然后我就坐在微凉的夜风里,数着萤火虫一只只飞回芒花丛里,只留下大片的芒花在月光下轻轻摇曳。
  此时,若是想喝上一口好茶,须得学《浮生六记》中的芸娘在日暮前把碎茶叶放到盛开着的荷花中,才配得上这夜色。夜晚时分,荷花收起花瓣,紧紧裹住茶叶。经过一整晚花香的浸染,第二天起个绝早,拂开薄雾取回茶叶,再用水冲茶。这杯茶中,除了茶的滋味,更暗含着荷花的不俗之气。
  闲来无事可以到田埂上散步,看远方的树、南飞的雁。若是下雨了,顺手摘几片荷叶,除去莲梗,便是绝好的雨衣。
  天气好的日子里,约上朋友去钓鱼。钓来的鱼裹上荷葉,就地用池水煮。若运气不佳,没有鱼上钩,那么小炒藕带也是一道美味。
  等到夏日过尽,任一池荷在风中枯萎,留下一池枯荷。雨来时,坐在窗前,看雨点“噼里啪啦”地打在荷叶上,洗不尽,岁月的铅华。
  留几片干净的荷叶在家里,闲暇时撕碎了泡来喝。我坚信,它们拥有着自己的记忆。沉默中,我尝到了盛夏黄昏的微风,深秋急雨的味道,寒冬枯叶上的白霜,春季萌芽的呐喊……
  立冬的第一场霜,“哗”地染白了所有的荷。乌黑饱满的莲子“咚咚”落水,沉入河床,回到最初的故里。来年春天,便不必再播种。
  泡一杯清茶,独坐窗前,看窗外一池枯荷,听雨声“滴答”,即使在最冷的冬日里,也不会寂寞。
  留得枯荷听雨声。

 

CopyRight @2018 www.ricebob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