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心情随笔

张先和他的“影子”世界

2018-6-13 20:35:00
  梦里我途经狭窄的渡口,沿着落花小径走向一个未知的地方,幽杳静谧,奇幻神秘。终于到了路的尽头,我寻到了这片领域的主人。
  他是一道漆黑的影子,在柔光下被拉得修长。虽只能看见轮廓,我却能感受到他的潇洒超群,他就那样在灰白布景下久久矗立。须臾,轻叹一声:“临晚镜,伤流景,往事后期空记省。”
  “风不定,人初静,明日落红应满径。”我情不自禁对出下句,才发现自己也已成了他身边的一道细长的影子。
  原来是你和你的影子世界。张先!
  若把宋朝詞人比作一园怒放的海棠,张先就是其中悄然绽放的一枝梨花,不仅衬得海棠更加娇美,也吸引着更多的游园人。词人们常在词中用到这些意象,如夕阳、燕子、美女,但张先却独喜欢影子。“云破月来花弄影。”“柳径无人,堕絮飞无影。”“娇柔懒起,帘压卷花影。”这三句成就了不可超越的“张三影”,标新立异得着实让人眼前一亮。
  张先爱影子,跟影子有着深深的缘,人影融和,一生相随。
  因为喜影,张先也关注像影子一样平凡而转瞬即逝的事物,倾听它们的灵魂,与它们用心交流。比如“云破月来花弄影”,我们总是下意识地以月为主,往往忽略云。而张先则关注云,选择从云的角度出发,勾绘出了别样画面。
  在山水间徘徊自乐时,一蓬柳絮就使张先文思泉涌,“柳径无人,堕絮飞无影”。张先也和柳絮一样随风而去。除了黑暗,世上无物能禁锢影子,因此也无物能束缚心中有光的张先。
  张先是个风流的人。私会尼姑,老年纳妾,徘徊所爱,自然词中多情,“娇柔懒起,帘压卷花影”就是描写女子的一句好词。然而,也正因为这情史,有人对他不以为然,充满质疑。
  但张先是按着心的指引行走,帘卷的不仅是花影,还有他的心中影。人人都有一片不变的心中影,那影子投射出了最真实的自我,保留着最初的纯净轮廓。一千年前,张先就寻到了自己的心中影。他写自己想写的词,做自己想做的事,爱自己想爱的人。张先不伟大,却因为真实而出彩。
  词里影,形上影,心中影,融会贯通,给张先组成了一个虚拟世界——影子世界。
  现实世界可听可触,却一傅众咻。人们不得不伪装自己,察言观色以求生存。但若一直压抑自我无法发泄,人终会失去人的特性。
  因此我们需要一个给精神休假的地方——影子世界。这里的事物全部以影子的形态存在。在这里可以号啕大哭,亦可放声大笑;在这里不必在意他人的看法,看人脸色行事;在这里没有歧视和流言,只有真实和自我。如果心里能有这样一片伊甸园,人又怎会愁肠百结?张先活在千年前,却已经懂得逍遥躲避。
  但影子也毕竟是现实物象的投射,张先不可能永远活在影子里,影子外的他必然也要面对各种非难与指责,面对生活的艰辛与动荡的生活。好在他有一个影子世界来慰藉心灵。不屑于钩心斗角,不在意闲言碎语,活得问心无愧、快乐自在。这也让我明白,应该给自己留一片影子,好让自己委屈的时候躲进去哭一场,害怕的时候逃进去避一避,沮丧的时候于其中积蓄能量,沉静、洗涤自己的心灵,然后面对现实的世界,迎击曲折和困难。这是张先所教给我的最宝贵的道理。
  隔墙秋千,悠悠摆动,把自由的影子送到我眼里,又荡漾到心里。
  念那片墨影,思那位才子。
  点评
  张先,北宋著名词人,以善于用“影”字而闻名,其词作往往表现出一种朦胧美。解读这样一位古代文化名人,本不是高中生的强项,但本文作者却独辟蹊径,从张先的“影”出发,由此生发出了一个“影子世界”,借以代指与现实世界相对的理想世界。在那里,人们可以“不屑于钩心斗角,不在意闲言碎语,活得问心无愧、快乐自在”。在作者看来,正是因为张先心中有这样一个世界,所以他才能直面现实生活中的艰辛与动荡。而自己也要学习张先,“留一片影子……沉静、洗涤自己的心灵,然后面对现实的世界,迎击曲折和困难”。作为一名高中生,能有如此独到的见解,让人称道。

 

CopyRight @2018 www.ricebob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