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心情随笔

藏在枇杷里的爱

2018-6-13 20:30:00
  “细雨茸茸湿楝花,南风树树熟枇杷。”又到了枇杷上市的季节,每当我看到那金黄的果子时,定会想到她。那一年的5月,我的学生荣荣送了我一袋熟透的枇杷,虽然果子已被挤得稀烂,可那滋味至今让我无法忘怀,因为这果子里藏着她满满的情义。
  2012年9月1日,我所执教的乡村小学迎来了开学的第一天。校园格外热闹,本学期我任教一年级语文兼班主任。一个叫荣荣的孩子让我印象深刻。她长得挺高,体形偏胖,是由爷爷领着来报名的。我接过老人递来的户口本,翻阅了一下,看到出生日期一栏登记的是2004年,顿觉奇怪,顺口问了一句:“孩子都这么大了,怎么才上一年级?去年没有来报名吗?”老实巴交的爷爷看着我,尴尬地笑了笑,从这抹笑容里我看到了谦卑与苦涩。爷爷怯怯地对我说:“她都8岁了,读了几年幼儿班了,出生的时候出了点意外,缺氧造成脑瘫……为了让她上学,我们来学校很多次了,老师请您收下她吧!”旁边的人们全都盯着这爷孙俩瞧,眼里充满着耐人寻味的光。听到这些话,我的心顿时一沉,伤感与自责油然而生,我意识到刚才的随口一问是多么愚蠢和残忍,干吗非得多此一问呢?非得让这位年迈的老人在这么多的家长和孩子面前承认自己的孙女有缺陷,异于常人吗?我的眼神有一瞬的暗淡,随即又打起精神,微笑地接过老人递来的学生报到单,认真地填写好家长信息,详细解释各种注意事项,耐心地回答他的问询,希望能弥补刚才的过失,也希望老人能够从刚才的尴尬中解脱出来。
  爷爷终于给孙女报上了名,如释重负地呼了口气,脸上的笑容一下子明亮了起来。小女孩似乎也明白了什么,高兴地围着爷爷转起了圈,明亮的眼睛看着我,用洪亮的声音嚷嚷:“我要上学了,有书吗?我要读书。”我笑着对她说:“明天就正式上课了,要早点来学校啊。”她憨憨地笑着,点点头,然后跟着爷爷挤出了人群。
  荣荣的眼睛大而明亮,笑容也很甜,我想她一定是被上帝遗忘在人间的天使,所以才这么爱笑,希望她在我的班级里觉得自在。没想到,接下来的日子是在不断的“麻烦”中度过的。
  第一天上学,荣荣就遇到了麻烦。她上课不知道进教室,铃声响过很久了,她的座位还是空的。我急了,走到教室外面寻找,发现她正在花坛边专注地瞧着树下的一窝蚂蚁。我反复叫了好多声,她才意识到是在叫她,这才缓缓地抬起头。把她带回教室后,我认真叮嘱她听到铃声就要赶快回教室。荣荣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看来以后每一节课上课之前要记得叫她进教室了。上课时,她坐不住,总是在教室里走来走去,要么拿同学的文具,要么就把课桌弄出很大的声响,影响大家上课。下课了,孩子们纷纷跑到我那儿告状。为了维持课堂秩序,让荣荣更快适应课堂,我每天只好坐在她旁边和她一起上课,平时在班上也教育孩子们,在这个大家庭,大家要相互包容、相互帮助。特别是每周的红花少年评选,我把帮助荣荣列為首要的奖励条件。渐渐地,孩子们把对荣荣的排斥转化为接受与帮助,每天都会有孩子提醒她进教室,带她上厕所,课间一起玩耍,放学结伴送她回家……荣荣慢慢地融入了这个大集体,习惯有了很大的改变,上课不再到处乱跑,能安静地坐在座位上听课了。
  开始学写字了,小家伙很兴奋,可拿笔的姿势异常别扭,纠正了好久都没什么效果,我只好手把手地教她握笔书写。这节课写的是“大”字,虽然只有三画,可对于她来说,真是费了老大的劲儿。胖乎乎的小手一直都很紧张,手心全是汗,字写得有些歪斜,可她硬是一笔一划认真地写完了5行,居然都写对了。我很激动,在班里重点表扬了她,还在她的练习本上盖上了小红花,以示鼓励。得到同学们的掌声,她开心得不得了。
  一天,班上发生了一起打架的事件。体育委员晨曦和三年级的一个男生打起来了。听闻此事,当时我火冒三丈,要知道,晨曦可是我们班最乖的孩子,竟然和别人打架!我把晨曦叫到办公室,严肃地批评了他。他显得很委屈,默默地流泪却一声不吭。后来班长偷偷告诉我原因,我又一次为自己工作的冒失而感到自责。原来,那个男生欺负荣荣,正准备把她的一只鞋子扔进学校的臭水沟,惹得她坐在地上大哭。这一幕正巧被晨曦撞见,于是他扑上去抢,对方不给,一来二去地就打了起来。最终晨曦发了狠劲儿把那个男生打倒在地,夺回了荣荣的鞋子。打架固然不对,对晨曦进行教育后,我还是忍不住为他这种爱护弱小挺身而出的行为点赞。我的孩子们有一颗温暖善良的心,他们不嫌弃荣荣,把她真正当成了朋友,在朋友受到欺凌时愿意挺身而出。
  日子就这样一天一天过去了,荣荣在我的班上安然度过了两年。一个周五的早晨,我在办公桌上发现了一袋枇杷。同事告诉我,一大早,荣荣就提着这袋果子在办公室外面转悠,最后没有等到我,只好放在我的办公桌上。打开袋子,里面每一颗果子都是那么金黄、那么饱满,一定是荣荣精挑细选过的,尽管那果子已被挤得稀烂,可我还是满怀欣慰地收下了。剥了一颗放进嘴里细细品味,泪水不知不觉已溢满眼眶。人们常说“天道酬勤”,我用心守护的种子在一点一滴的浇灌中,在日复一日的等待中,已经悄然生发。荣荣虽然不善表达却也懂得了爱,她把爱小心翼翼地藏在这些枇杷里郑重其事地送给了我。
  2015年,因工作调动,我离开了这所乡村小学,后来听说在我离开的第二年,荣荣就辍学了。听到这个消息,我非常难过。我所工作的县城没有特殊教育学校,一些特殊的孩子没有地方上学,家长只好硬着头皮让他们到普通的学校去随班就读。但是很多学校或者老师不愿意接收这些孩子,觉得他们会给班级和学校管理带来麻烦,就算接收了也会让他们边缘化,这种情形实在令人痛心。习主席在调研十八洞村时,提出精准扶贫、共同致富,不让一个人掉队。随着国家《第二期特殊教育提升计划(2017-2020年)》的出台,以及各省在文件指导下对残疾儿童少年随班就读工作的进一步规范,我相信,在教育的路上没有一个孩子会掉队,我们的社会、学校、老师和家长能为这些特殊儿童提供更坚强有力的后盾与保障,让他们也能像正常孩子一样昂首阔步,从容、顺利地走向未来。
  (作者单位:衡阳市蒸湘区大立实验小学)

 

CopyRight @2018 www.ricebob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