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心情随笔

花开那年吹梦到校园

2018-6-13 20:29:00
  有一个记忆深处的地方,那就是校园,是我整整学习了三年的地方。在那里,我和他,我最亲爱的伙伴,经历了相识、相知再到相离。那里承载了太多让人无法磨灭的回忆,任岁月留下痕迹。
  漫步校园,花儿的芬芳与湿润的泥土气息扑鼻而来。午后的阳光,总是这般的缱绻温煦,抱着满怀的暖,穿过树叶,在我的脸上投射出交错的光和影。我一个人悄悄地走在那条熟悉的校园小道上。我走得很慢,每一步里都有从前的影子。
  远远地,一片浓重的黛青色隐现在小道的尽头,那便是老树了。记得初次见他时,他正坐在这棵大树下,捧着一本书,阳光在他的脸上镀了一层金色的光芒,一切恬静得像一幅画。他似乎意识到有人在看他,回过头对我笑了笑,那笑如山间清爽的风,如古城温暖的光,温暖了我的心房。我对他也笑了笑,转身便离开了。缘分,是这样说不清、道不明。我们竟在同一个班。
  再次相遇,他显然认出了我,而我也认出了他。隔着一些人,他递给我一个微笑,阳光又熟稔。后来,他主动朝我走过来,说:“我们做好朋友吧!”我愣愣地回答:“好。”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答应他,也许是因为他阳光般的微笑打動了我吧。
  走近了,走近了,往事也慢慢地爬上了来。我屈膝蹲下,双手抚摸着树干,寻找着当年的痕迹。广播响起了,我仿佛找到一个尘封多年的老旧唱机,当年的旋律重新开始演奏。
  我们一起在校园的小道上漫步,在操场的跑道上奔跑,在古老的大树下阅读,畅谈着各自的未来。我们说:“多想变成天上的白云,俯瞰大地,拥有一片属于自己的纯净天空。”我们成了彼此最好的朋友。
  我不记得那是哪天,只记得记忆与我同在,将往事完美地浓缩在一起,如同一笔色彩浓厚的颜料,涂抹在我那已变得灰白单调的生活画布上。那天阳光甚好,我和他趴在走廊的栏杆上,抬头望见一大片的白云在天空中舞动着,排列成各种美丽的图案。他回过头望着我,我们相视而笑。一切都是那么美好。忽然,一个突兀的声音在我们身后响起:“是你!对吧!”我们转过身,只见三个男孩挡住了我们的去路。为首的那个男孩正没好气地冲我嚷嚷。我感到自己的身体在收缩,一阵寒意从背脊升起,双手不自觉地攥成一团,但我努力保持镇定,淡淡地回问道:“什么?”“向老师打我小报告!”那个男孩扯着嗓子喊道。刹那间,走廊上所有的眼睛都朝我们看过来。我觉得自己无法呼吸,全身麻木,眼睁睁地看着他们朝我逼近。在他们快要接近我时,一个熟悉的声音打破了这个局面:“有证据吗?没有的话,请注意你的言行。还有,我可以作证,她没有!”他的话语坚定而有力,四周似乎突然安静下来,他拉起我的手走出了人群。
  一直走到了大树底下,我甩开他的手,眼里泛着泪花,颤抖着声音说:“谢谢你!但,你为什么撒谎?”“我相信你!”一瞬间,我感觉身体某个地方似乎有座水坝决堤,冰冷的水奔涌而出,淹没了我。我拼命想要抓住什么,却什么也没抓到。我该如何开口对他说,那个人就是我。我想我会永远将这个秘密藏于心底,不对他坦白。他为我做了很多,生病了,他暖心地告诉我“照顾好自己”。失败了,他递给我一个鼓励的眼神,说:“没关系,加油。”……可我却没有彻底向他打开心扉,我害怕失去,说到底,我最爱的也许是自己。
  时光是自私的,他要走了,要随着他的爸爸妈妈去往外地了。那天我们像往常一样坐在大树下,不同的是,我们沉默不语。我的心仿佛要炸裂,我觉得一秒与一秒之间似乎隔着永恒。终于,他开口了:“我走了,希望你能做最真实的自己,不要害怕,好吗?”他的话语一下就击中了我。那个清晨,我流泪了。我很想很想对他说:“谢谢你,对不起,再见。”但最终什么也没说。
  花开那年,吹梦到校园,隔了再远的岁月,我都还记得,我的好伙伴,只求再陪你看一场花开花落。

 

CopyRight @2018 www.ricebob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