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心情随笔

对仗种种

2018-6-13 18:54:00
  “对仗”现在称“对偶”,在现代汉语中也常用,不过古代诗赋中的对仗要严格得多。不但出句与对句字数相等,结构相同,而且相同位置上的词语必须词性相同,意义相似、相反或相关,还要讲究平仄(即一句之中平仄交替,上下句之间平仄相对)。对仗的种类很多,主要有:
  一、工对。工对要求对仗工整严谨,不仅强调同类词语相对,而且相对的词语范畴越小、关系越亲近、字面越对称,则对仗越工。名词可分为若干小类,同一小类的词相对(如天文、地理、植物、宫室等),自然是工对。有些特殊的小类(如颜色词、数目字、专名词等)相对,尤见工整。有些名词虽所属小类不同,但在日常语言中经常连用,如天与地、诗与酒、花与鸟等,也算工对。此外,有些特殊语音的词(如叠音词、连绵词)相对,属于工对。比如《滕王阁序》:“兰亭已矣,梓泽丘墟。”“已矣”与“丘墟”之间,表面上看不是对偶,其实它们之间是双声相对。“已矣”是双声,“丘墟”在古代汉语中均为“溪”母,也是双声,所以成对。反义词也算工对。例如李白《塞下曲》的“晓战随金鼓,宵眠抱玉鞍”,就是工对。句中自对而又两句相对,算是工对。像杜甫诗中的“国破山河在,城春草木深”,山与河是地理,草与木是植物,对得已很工整了,于是地理(上联)对植物(下联)也算工对了。
  二、宽对。词性相同,但不同类别的词语相对,便是宽对。宽对和工对之间有邻对,即邻近的事类相对。例如天文对时令,地理对宫室,颜色对方位,等等。王维《使至塞上》“征蓬出汉塞,归雁入胡天”,以“天”对“塞”是天文对地理;陈子昂《春夜别友人》“离堂思琴瑟,别路绕山川”,以“路”对“堂”是地理对宫室。更宽一点,就是名词对名词、动词对动词、形容词对形容词等,这是最普通的情况。更宽一点,那就是半对半不对了。首联的对仗本来可用可不用,所以首联半对半不对自然是可以的;颔联的对仗不像颈联那样严格,所以半对半不对也是比较常见的,如杜甫的“遥怜小儿女,未解忆长安”,毛泽东《七律·和柳亚子先生》的“三十一年还旧国,落花时节读华章”等。
  三、借对。一个词有两个意义,诗人在诗中用的是甲义,但同时借用它的乙义来与另一詞相为对仗,这就叫借对(也叫假对)。如杜甫《江南逢李龟年》:“岐王宅里寻常见,崔九堂前几度闻。”古代八尺为寻,两寻为常,所以借来对数量词“几度”。毛泽东《七律·到韶山》:“为有牺牲多壮志,敢教日月换新天。”看上去“牺牲”和“日月”不能相对,前者是动词,后者是名词,但“牺牲”还有另一意义——古代把作为祭品的牲畜称为“牺牲”,这样,“牺牲”作为名词就可以对“日月”了。有时候不是借意义,而是借声音。借音多见于颜色对,例如借“篮”为“蓝”,借“皇”为“黄”,借“沧”为“苍”,借“珠”为“朱”,借“清”为“青”等。比如李商隐《锦瑟》:“沧海月明珠有泪,蓝田日暖玉生烟。”这是以“沧”对“蓝”。
  四、流水对(也叫串对)。对仗一般是平行的两句话,在形式上是并列结构。但是,也有一种对仗是一句话分成两句话说,两句话是一个整体,从结构上是并列关系,从语法上却是承接、转折、因果、假设等关系,或仅是一个单句。这就叫流水对。比如杜甫《九日崔氏蓝田庄》:“羞将短发还吹帽,笑请旁人为正冠。”此为因果关系。白居易《赋得古原草送别》:“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此为承接关系。陆游《书愤》:“塞上长城空自许,镜中衰鬓已先斑。”此为转折关系。骆宾王《在狱咏蝉》:“那堪玄鬓影,来对白头吟。”此为一单句。周振甫先生在《诗词例话》中举王之涣《登鹳雀楼》“白日依山尽,黄河入海流。欲穷千里目,更上一层楼”为例,指出这两联“好像不是对偶,实际上对得很工整,是流水对,是很好的对偶。因为对偶的好处是符合于美学上的所谓均齐,但过于求均齐又怕呆板……流水对既有均齐之美,又自然而不呆板,意思连贯而下并不损害内容,所以是很好的对偶”。
  五、当句对。就是在同一句中的词语自成对仗,同时又与另一句成对。例如杜甫《登岳阳楼》的颔联“吴楚东南坼,乾坤日夜浮”,其中“吴”与“楚”“东”与“南”“乾”与“坤”“日”与“夜”分别构成同类对,同时上、下两句又构成对仗。宋代洪迈《容斋随笔》说:“唐人诗文,或于一句中自成对偶,谓之当句对……如王勃《滕王阁序》一篇皆然。谓若襟三江带五湖,控蛮荆引瓯越,龙光牛斗,徐孺陈蕃,腾蛟起凤,紫电青霜,鹤汀凫渚,桂殿兰宫,钟鸣鼎食之家,青雀黄龙之轴,落霞孤鹜,秋水长天,天高地迥,兴尽悲来,宇宙盈虚,丘墟已矣之辞是也。”
  六、掉字对。就是同一句中使用相同的字与另一句一组相同的字构成对仗。杜甫的七律中掉字对很多,用得非常精妙,如《曲江对酒》的颔联“桃花细逐杨花落,黄鸟时兼白鸟飞”,出句中的两个“花”字与对句中的两个“鸟”字相对。又如《闻官军收河南河北》的尾联“即从巴峡穿巫峡,便下襄阳向洛阳”,出句中的两个“峡”字与对句中的两个“阳”字相对。《贤文》里的“画虎画皮难画骨,知人知面不知心”,三个“画”字与三个“知”字相对。掉字对能增加对仗的工整性,同时读起来朗朗上口,充分显示其音律美。
  七、错综对。就是在一联中相对称的字或词错了位。比如刘禹锡《始闻秋风》的首联:“昔看黄菊与君别,今听玄蝉我却回。”这一联中“君”与“我”对称,但错了位置。有的对仗错位不只一字、一词,比如“裙拖六幅湘江水,鬓耸巫山一段云”(李群玉《杜丞相筵中赠美人》),这一联中以“六幅”对“一段”,以“湘江”对“巫山”,两者都错了位。诗人之所以用错综对,一是为了押韵;二是为了句顺(如前一例);三是为了迁就平仄(如后一例)。

 

CopyRight @2018 www.ricebob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