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饮食健康

倭豆饭

2018-5-15 23:41:00
  春夏之交,倭豆正美。肥绿的倭豆荚藏在枝叶里。摘下、剥壳、去皮,留在指尖上的,便是绿得像玉、嫩得要渗出汁的倭豆肉。倭豆剥肉,与咸肉、糯米,便可煮一锅香糯可口的倭豆饭。  
  倭豆秆多棱,叶粉绿绵厚,花貌不扬,有纯白、水红、粉紫诸色,花蕊一律呈黑心,像一枚枚敛翅采蜜的蝴蝶。俗话说:“油菜开花黄如金,萝卜开花白如银,倭豆开花黑良心……”民间因而有用倭豆花鞭挞黑心无良之人的说法。其实,倭豆是最重情、懂感恩的,它不避雨雪风寒,不嫌地薄肥寡,像瘠贫人家孩子,啃冷饭嚼咸菜疙瘩,照样茁壮成长。倭豆是种极皮实的作物,没有它不能落脚生根的地儿。年前,我顶着寒风,在房前屋后,田埂沟堤,瓦砾石缝间找个别的庄稼扎不了根的地儿,一锄下去刨个坑儿,往锄缝里撒几粒种子下去,用脚把土踩实。转年春暖雨润,便有胖胖的嫩芽从土里拱出来。待到春夏时节,一节节小青船似的倭豆荚就变得饱满圆实了。
  倭豆是蚕豆的俗称。宁波人绝少有称倭豆为蚕豆的。其中缘由版本很多,多和倭寇(日本海盗)有关。说法之一,相传明朝时,每年倭豆上市时节,倭寇都要来犯宁波沿海地区。有一年,不堪其扰的沿海岛上居民收集蚕豆,倒在倭寇上岛的必经之路上,并用发酵“白药”促其腐烂。几天后倭寇上岛,果陷其中,村民冲杀上去,镰刀扁担齐上阵,全歼倭寇。宁波人自此管蚕豆叫倭豆。
  年前种,早春长,清明开花结荚——倭豆不畏寒,倭豆宝宝却怕冷。其荚外皮青翠,船型鼓突,内壁衬以白洁的绵密絮状物,倭豆宝宝两三四粒不等,在里面躺得妥帖,让人不忍打扰。
  等到倭豆宝宝长大成熟了,便将其从壳里请出,用指甲掐去豆趾部位的皮,然后捏住尾部轻轻一挤,嫩生莹润的倭豆肉就完整地从皮里脱身出来。五花咸肉白里映红,切成指甲粒大小;糯米淘净,放入倭豆、咸肉,用木柴炭火煮开,焖熟,焐香,就成了江南人家立夏必备的美食之一。锅未揭盖,饭香已四散飘逸——嫩倭豆的清鲜,老咸肉的咸香,加以糯米饭的香糯,那味道惹得人肠胃跟着咕噜噜乱叫。
  旧时立夏,乡间用赤豆、黄豆、黑豆、青豆、绿豆等五色豆拌白粳米煮成“五色米饭”,称之为立夏饭。现在宁波城乡有些家庭依旧保留这种古风,只是食材做了变化:用蚕豆、大豆、竹筍、芥菜,外加酱肉或咸肉,做五样米饭。不过大部分地区五色饭的古风已逐渐演变成了用倭豆肉煮糯米饭,称为“倭豆米饭”。
  初夏是一年中食倭豆的最佳季节,此时倭豆皮薄肉嫩,可炒可煮可清蒸可油煸,软糯可口,营养丰富,有益气健脾、利湿消肿功效。倭豆饭的做法极简单,诀窍是倭豆一定要嫩。购鲜倭豆时一定要剥壳看一下,挑黄绿色的最好。颜色变深变黑,说明这豆过老,不新鲜,会影响口感。
  立夏、端午时节,煮一锅倭豆糯米饭,真是一种口福。

 

CopyRight @2018 www.ricebob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