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饮食健康

世界奇怪饮食知多少

2018-5-15 23:33:00
  航海半生,亲眼见证了西非人不吃海参,南斯拉夫、克罗地亚人不吃海螺,地中海沿岸的人不吃无鳞的鱼,也见证过非洲肯尼亚人击鼓吃蚂蚁等奇食文化。其实,世界之大,一些民族对一些昆虫肢节动物和线形动物有奇异嗜好也不奇怪,这样的例子还有很多。
  蟋蟀是非洲坦桑尼亚、津巴布韦及博茨瓦纳居民的佳肴;非洲还有些民族爱吃蚱蜢;新加坡唐尼岛及欧洲一些人很喜欢吃蜘蛛;印度有很多人捉到蜈蚣就往嘴里送。印尼巴厘岛的居民对油炸蝴蝶感兴趣;澳大利亚和巴基斯坦人喜欢吃飞蛾;有的阿拉伯人把蝎子视为佳肴,把蜣螂(俗称屎壳郎)当作美食。土耳其的妇女专吃“线型蠕虫”;泰国某些居民愛把蟑螂拌进酱里面做成美味可口的食品;中美洲人常以“蛾子饼”作为主食调剂;埃及人特别爱吃一种有花纹的甲虫;巴黎的一些咖啡馆,用小金甲虫的幼虫作馅制糕点;墨西哥人捕食昆虫更为广泛,全国常吃的昆虫有57种之多,如甲虫、苍蝇、蚊子、臭虫、黄蜂、白虱、蜻蜓、蝴蝶等。那里有一道菜叫“墨西哥鱼子酱”是以苍蝇卵为原料烹制的。
  居住在关岛的查莫洛人视蝙蝠为美味佳肴。在这个地区,一种蝙蝠的价格可达25至30美元不等。由于查莫洛人喜食蝙蝠,当地蝙蝠数量急剧减少,人们只得到菲律宾进口冷冻蝙蝠。
  对毛毛虫大多数人会十分害怕,见到便毛骨悚然。但世界上也有人将毛毛虫当作美食,那就是非洲的赞比亚人。每逢雨季,利比亚的土著人便走进森林收集毛毛虫,将其晒到半干后拿到市场上出售。吃法有油炸、煮汤、熬粥等。
  太平洋上有个兰屿岛(隶属我国台湾省台东县兰屿乡),岛上的雅美族人吃鱼的规矩奇特,女人专吃红黑花纹的鱼或白色鱼,男人只能吃灰绿色的鱼,而黑色鱼则是老人的食鱼。男女老少之间吃鱼有别,不可随意乱吃。
  澳大利亚是个不愁吃不愁穿的幸福国家,但是有些地方的居民,每逢喜庆节日,在众多的精美食品中间,总要摆上几盘浅绿色的、蓝色及白色的粘土岩,以招待亲友;伊朗一些地方的人,最喜欢吃马加拉特出产的粘土岩。这种粘土岩润白如玉,吃起来酥香可口;意大利在节日里吃一种名叫“阿里克”的饭,就是用一种名为泥灰岩的石头磨碎后,用麦面粉掺合在一起做成的。俄罗斯西伯利亚鄂霍次克海西岸有一些少数民族,最喜欢吃一种高岭石与鹿奶掺合在一起做成的食品。这种食品只有在重要的节日里或来了贵客时才舍得拿出来吃;中美洲的哥伦比亚、圭亚那、委内瑞拉及非洲的塞内加尔,都有许多爱吃石头的人。
  文前提到笔者曾亲历肯尼亚击鼓吃蚂蚁,无独有偶,非洲的马里共和国更是有“三个蚂蚁一盘菜”之俗。马里锡卡索的居民,有捕食蚂蚁的习惯,他们吃的大都是长约寸许的白蚁的成蚁和刚脱翼的幼蚁。捕捉成蚁的方法简单巧妙,用一个小瓮内装几块牛羊骨头,倒扣在蚁穴上。隔一两天把倒扣的瓮翻过来,就见骨块上爬满白蚁,用树枝扫进口袋或其他容器内,背回家后便是一顿美餐。而捕捉幼蚁一般在四五月雨季之初。这里的幼蚁成批孵化而出,振着两只透明的翅膀铺天盖地的飞来飞去。幼蚁喜欢光亮,捕蚁人就点盏灯守候在一旁。幼蚁的翼片在飞翔后不久脱落,跌进捕蚁者放置的容器中。
  鸡蛋不论是在中餐还是西餐里都能占一席之位,但世界有些民族对吃鸡蛋还有些另外的微词。在非洲的尼日利亚,当地人把鸡蛋视作绝育的象征,对于那些生过孩子或是还希望生孩子的妇女,一律禁止吃鸡蛋;在土耳其,一些过独身生活的男女,则终身不敢吃鸡蛋,因为他们认为鸡蛋是催情之物,吃了就会把持不住。

 

CopyRight @2018 www.ricebob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