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饮食健康

在台湾闭着眼睛品美食

2018-5-15 23:32:00
  首次赴臺,晕机,昏昏然到了桃园机场,来接机的朋友看我脸色难看,他提议去喝粥,清淡,适合我现在这种基本上没胃口的情况。
  昏头昏脑地被他载到了一家餐厅,餐厅名字看上去比较难理解--国姓粥。
  等到粥端上来,我用勺子在里面捞了捞--啥也没捞着,除了煮得开花的米粒就是米汤--这不就是内地1块钱一碗的白粥吗?可是等我知道价格,吓了一跳,就这么一碗清汤寡水的白粥,竟然索价500新台币,折合人民币100多。
  朋友看着我的满腹疑问,笑笑:“先尝尝”。他说吃这个粥有讲究,要边猜边吃,一碗粥喝完,能猜出这碗粥里用了哪些原料的才算是合格的食家。好吃,也好玩。我将一勺勺粥喂进嘴里,仔细咂摸味道:鸡、猪骨、花生、核桃、海参、牛筋、红枣、莲子。差点咂破了舌头,才半蒙半猜地说出了8种,见我技穷,朋友扳着手指头给我继续罗列:虾蛄、带子、鱿鱼、鲍鱼、花枝、响螺、火腿、梭子蟹、鲟鱼、川贝、百合、天麻、红参……一共列出了58味--我的天呀,难怪这滋味鲜得没道理,好得不寻常。
  朋友介绍说,这粥之所以被称为国姓粥,与赫赫有名的民族英雄郑成功有关系。郑成功因为功勋卓著,被明朝南明的隆武帝赐国姓,从此就在台湾被称为国姓爷。
  原来,郑成功家教非常严格,尤其是对长子郑经,严厉得简直像是虐待。布置的功课完不成,就剥夺他吃晚饭的资格,顶多只允许他喝一碗白粥。疼爱长孙的祖母就熬一锅比得上满桌山珍海味的粥,鸡鸭鱼肉海鲜蔬果累计58味塞在砂罐里,熬出一罐子闻闻都能馋死人的好汤来,然后撇掉油分,将这锅营养丰富却又清澈见底的汤加上大米来熬粥。有了这锅集各路营养于一体的好粥,不许吃晚饭的体罚对郑经来说成了求之不得的享受。郑经长大后率军完败荷兰侵略者,成为第二代国姓爷。慢慢地,这个粥也传了下来,被正式命名为"国姓粥"。
  第二天,朋友又带我品尝了在台湾排名第一的早餐面点,现做现卖,我目睹了全套的制作流程:把面包下锅炸到通体金黄后捞起来,掀起上面的面包皮,把中间掏空,填满蒸熟的碎末状的馅料后,再把掀起的面包皮盖回来,乍看起来就像个普通的土司面包。
  咬了一口,酥脆的面包皮配上香滑可口的馅儿,好像是吃开了口的油炸包子,但馅儿的滋味却是包子望尘莫及的,极其滑腻,虽然看不清实质,但却能品味出馅料里起码有不下10种食材。朋友告诉我,这东西满街都是,但生意最好的永远是创始人许一六嫡传的连锁店。原因无他,下足本钱而已:鸡肝、鸡肾、鸡肉、豌豆、马铃薯、胡萝卜、地瓜粉、墨鱼、虾仁……一共16味材料同心协力做出这种别家无法企及的美味。因为成本高,所以售价不菲,150新台币一个,但偏偏就有食客买账。
  直到我吃完了,朋友才告诉我这款美食的名字,比较惊悚——棺材板。国姓粥是卖相难看,棺材板是卖相吓人名字更吓人。朋友说台湾还有一款美食不仅卖相难看,吃相也难看,被公推为台湾第一丑美食。
  六合夜市,布局酷似老北京茶馆,招牌两个字——菜包。
  上菜速度特别快,端上来的全是些半成品:一筐子白菜叶;蒜泥拌酱一小碗;炒麻豆腐一盘,用绿豆制粉丝剩下来的渣子做成的,难看的灰绿色,像是一摊烂稀泥;切猪肚一盘;炒豆腐松一盘;炒白菜帮丝一盘;热饭一桶。齐了!
  我学着朋友的样子,先把蒜酱抹在菜叶的里面,再把麻豆腐、猪肚、豆腐松、炒白菜帮丝跟米饭一起拌在专用的拌饭碗里,拌匀,然后把这饭取出一部分放在菜叶里,包起来,双手捧着咬而食之。
  菜叶寡淡、蒜酱辛辣、麻豆腐酸腐、猪肚平常、豆腐松散乱、白菜帮丝索然。可当这些东西齐心协力之后,一口咬下去,六种味道糅合在一起,有一种如沐春风的感觉。
  我忍不住吃完一个又一个,吃饱时,我和朋友两人的吃相果然是非常地难看,两人满脸满手都是菜汁饭粒。虽不雅观,但真的很过瘾。
  "菜包"店里没别的卖,每张桌上都是这一叶一酱四菜一饭,据说店子开了快30年了,菜单从来没改过,但生意一直挺好。
  我在台湾呆了一周,跟着朋友吃了无数在台湾声名远播的大店小馆,最大的心得就是,台湾人在美食上很实诚,实诚到似乎有点缺心眼:看得到的地方都不好,看不到的地方都很好!

 

CopyRight @2018 www.ricebobo.com All Rights Reserved